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第1卷 曹操家的二公子 第2229章 他们肯想定是想撤回云中郡

作者:讳岩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关外大雪,曹铄没有得到有关曹恒的消息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曹恒,才下令要凌统出击,灭了数千羯人。

    凌统率领飞熊营,得到了不少羯人的马匹,斩杀的羯人也不在少数。

    他们返回以后,曹恒当然的大办酒宴款待将士们。

    飞熊营头一回在雪地中作战,就得到这样的战果,无论说到哪里,也足够他们好好的炫耀一些日子。

    大雪下了两三天才停。

    先后落了两场雪,地面上厚厚的积雪已有半人多深,有些地方的雪甚至足够湮没一个成年人……

    天晴以后,气温比下雪的时候更冷。

    手露在外面,用不了多一会就能冻僵。

    飞熊营击杀羯人那件事已经过去好几天,派出去的勇士们还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由于是在冬天,气温非常的低,积雪根本无法很快消融,只是一个劲的吸食着空气中的温度,把环境变的更冷。

    暖融融的帐篷里点着一只火盆,帐内只坐着曹恒和姜维、陆逊仨人。

    “派出去的人手到现在都没回来。”曹恒向姜维和陆逊问道:“你俩有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妥?”

    陆逊回道:“长公子无非是在担心他们,其实根本没有必要,我觉着再过两天,他们应该就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陆逊这么一说,曹恒疑惑的问道:“半点音讯也没有,难道你就不觉得古怪?”

    “正是因为没有音讯,我才不觉得古怪。”陆逊回道:“假如遇见不测,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派人回来。最近几天我们并没有见到那些人回归,反倒是飞熊营把羯人给击破。依着我说,他们应该是发现了逃散的羯人,正是极力诛杀。没有十天半个月,应该是回不来。”

    “十天半个月……”曹恒皱起眉头:“难不成我们要在这里等那么久?”

    “不过十天半个月而已,长公子又有什么等不了?”陆逊说道:“大雪封路,如今不再落雪,天气反倒比前几天更冷。往外面泼一盆热水,还没等到落地,已经冻成了冰。像这样的气候,将士们也不可能继续挺进,倒不如在这里驻扎着,等待那些人返回。”

    陆逊说道并不是没有道理,曹恒听了以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又看向姜维:“伯约也是这么认为?”

    “我和伯言的看法并没有什么不同。”姜维回道:“长公子早先派出的人手有五六百人之多,除去回来报讯的和他们所说战死的那些,人数并没有锐减多少。其实长公子早先也曾说过,他们这些人都是曾经在战场上摸爬滚打的老兵。凡是老兵,必定有丰富的沙场经验。即便是在这样寒冷的日子,他们也一定能够找到在野地中存活下去的法子。我觉得长公子根本不用担心他们的安危,反倒应该担心,等他们回来以后,赏赐将有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赏赐多少我并不在意。”曹恒回道:“天下财富均属,大魏,别说只是给他们两倍,即便是给五倍,我也不会有任何心疼……”

    “长公子虽然不会心疼,可主公却不一定会那么想。”姜维微微一笑:“两倍赏赐,要是杀个三五千羯人,甚至再俘获一些羯人女子,这笔支出也是不小。”

    仨人正说着话,帐外传来一个声音:“启禀长公子,有一拨猎杀羯人的勇士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说有人回来,曹恒猛然站起,向卫士问道:“回来了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也没多少,只不过十多个。”卫士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只回来十多个人,曹恒的脸色顿时又不是太好看。

    遍野大雪的环境下追杀羯人,确实是件辛苦的事情。

    去了五六百个人,只回来十多个,假如其他人都是战死在雪地里,曹恒还真会感到愧疚。

    毕竟是他下令,要这些人在完全没有雪地厮杀经验的情况下,前去追击羯人……

    五六百人,假如全军覆没……

    曹恒不再多想,既然有人回来了,那就先把这些人都给召集到帐篷里,好好问问情况再说。

    只在这里胡乱猜测,也不可能想得到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向卫士吩咐:“把勇士们都给请进来。”

    卫士答应了一声,片刻之后领进来十多个浑身上下全是白雪的汉子。

    进了帐篷,汉子们没有把雪抖落,而是向曹恒躬身行了个大礼:“见过长公子!”

    “先把身上的雪都给抖了再说。”曹恒向他们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汉子们这才纷纷把身上的雪给抖掉,

    从他们的动作,曹恒看出这些人都没有受伤,至少不是像上一回回来的勇士那样狼狈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你们几个人回来?”打量着他们,曹恒问道:“其他人都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回禀长公子,我们遇见了好多羯人。”其中一个汉子说道:“这些羯人好像是被打散的,虽然人数不少,遇见我们还是只顾着逃跑,根本没有厮杀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你们并没有被羯人围困?”始终对出去的汉子们不太放心,曹恒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有,他们已经被打破了胆,哪还会围困我们?”那汉子回道:“我们几个是先一步返回,为免长公子担心,特意回来报讯的。”

    “回来报讯,然后还要不要再去?”曹恒向他问道。

    十多个汉子相互看了一眼,还是那人说道:“回长公子话,其实我们几个能够回来,也是因为野地里太冷,实在受不住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十多个人都低下了头,那汉子接着说道:“我们愧对长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能在大雪中追杀羯人,你们做的已经不错。”曹恒很是大度的摆了摆手,对汉子们说道:“你们回来就好,要是我能传达军令,必定会令人把军令传达出去,要剩下的人也都尽快回来。”

    听说曹恒有让其他人都回来的打算,那汉子一愣,随后对他说道:“长公子明鉴,羯人逃的四处都是,把他们都给追杀了,少说也得十多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有多少伤亡?”曹恒打断了他的话,向他追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汉子回道:“我们的伤亡其实并没有多少,算起来顶多不过三五十人。至于羯人,他们伤亡可要惨重的多。我一个人就手刃了十七个……”

    汉子说他一个人就杀了十七个,曹恒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要是依照他杀人的数目推算,五六百勇士应该至少杀了好几千羯人……

    可曹恒却不觉得他们真的能够遇见那么多。

    毕竟上回飞熊营诛杀羯人,死在战场上的,远远要多于逃走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先下去歇着吧。”曹恒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等到汉子们将要退去,姜维问了一句:“跟随你们一同出发的军需怎样了?”

    汉子回道:“回禀姜将军,那人出发之后没两天就吵嚷着要走。

    头一回被羯人发现,正是因为他在吵闹。

    曹恒阴沉着脸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那个军需先前居然敢克扣勇士们的干粮,早就让他觉着十分不爽。

    把他派出去,本以为他会因此收敛一些,没想到居然还敢与勇士们吵闹,以至于引去羯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回来,怎么没有把他带上?”曹恒向汉子们问道:“难不成是不忍心看我杀他?”

    汉子们彼此看了一眼,还是先前那个人回道:“回禀长公子,那场厮杀之后,他本打算逃走却被我们给追上,已经当场格杀了……”

    交给勇士们,要他们带着一同出发的军需居然惹出这么大的麻烦,曹恒觉着被格杀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像那样的人,要是不把他个杀了,只怕会惹得勇士们心中不满。

    把他给杀了,反倒会让勇士们少了一些麻烦。

    曹恒点了点头,对汉子们说道:“杀也就杀了,你们先下去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汉子们应了,随后退出帅帐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离开以后,曹恒向姜维和陆逊问道:“你们现在怎么看?”

    姜维回道:“长公子刚才还在担心他们,这会就得到了消息,应该也会放心不少。我们不用再做其他,只要在这里等着他们返回也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他们不一定能把逃散的羯人都给杀了,可我却觉着,等到他们回来,带回的羯人头皮一定不会太少。”陆逊也说道:“长公子要他们冒雪诛杀羯人,还真是英明的决断。”

    “要你俩说说看法,怎么反倒拍起了马屁?”曹恒笑着说道:“你俩这样,可是会让我感到十分困扰。”

    “我俩还真没有拍长公子马屁。”姜维有些委屈的回道:“我俩只不过是说出了心中真实所想。漫天大雪的境况下,试问天下间还有几个人能像长公子这样,如此环境下,还能做出这种正确的抉择?”

    姜维嘴上说着没拍马屁,可每一句话都带着浓重的马屁气息。

    曹恒笑着摆了摆手:“伯约可不要再说了,幸好你不认为是在拍马屁,倘若你真的认为是拍马屁,只怕我已经是被拍到飘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陆逊嘿嘿一笑,对曹恒说道:“伯约说的其实也没什么错,只不过他把话给说的太像是在拍长公子马屁,让人听了确实不太爽快。虽然我也觉着长公子决断英明,天下无人能及,可我却是绝对不会说出口的。”

    等到陆逊把话说完,姜维摇头说了一句:“伯言马屁拍的,好像比我还过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曹恒笑着对俩人说道:“你俩也都别再多说,想说什么我也是明白。我们现在最紧要的不是琢磨这些,而是研究下一步该怎么动作。”

    他朝俩人招了招手:“都凑过来,在地图上看一看,把下一步的谋划先做一做。”

    姜维和陆逊凑到他身旁。

    曹恒指着桌上的地图对俩人说道:“上回羯人突然杀来,我们已经确认他们是从这个部族出发。飞熊营把他们拦阻于冰天雪地之中,你俩认为他们在撤走之后会怎样选择?”

    “我觉着他们在撤走以后,会选择返回部族。”姜维说道:“毕竟回到哪里,对羯人来说更加稳妥。他们人数不少,回到部族即便等到冰雪消融,与我们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曾经确实不少。”曹恒笑着摇头:“可经过与飞熊营的一战,他们的人数早就没有太多。即便是返回部族,也绝对不可能阻挡我军前进。”

    “长公子认为他们会怎样?”陆逊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是他们的头领,一定会带着勇士继续往北。”曹恒的手指沿着地图往北移动,最终落在了云中郡。

    他对姜维和陆逊说道:“云中郡还有城池关口,羯人守住城池,我们想要把他们突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越多的人聚集在云中郡,局势对我们就是越不利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长公子派出去追杀羯人的勇士,也会先一步尾随他们赶往云中郡?”陆逊抬起头看着曹恒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有这个可能。”曹恒说道:“毕竟我给他们下达的命令,是要他们把羯人全都诛杀。要是没有那样的打算,他们也不会派人踏着积雪回来禀报战况。”

    “长公子有什么打算?”姜维也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在这里驻扎太久并没有什么用处,倒不如一点一点往前推进。”曹恒说道:“好在下一个部落离我们不远。其实出关的时候我们已经考虑过要在雪中击破羯人的部族。毕竟我们行军不易,羯人部族迁徙也没有那么容易。趁着这个时候,反倒可以多突破几处羯人部族。”

    姜维和陆逊相互看了一眼,都认为曹恒说的有些道理。

    姜维问道:“敢问长公子,打算什么时候领军出发?”

    “明天一早,你俩认为怎样?”曹恒问了他们一句。

    俩人点头,姜维回道:“长公子做了决断,我们只管执行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俩也认同,那就把我的命令传达下去好了。”曹恒说道:“告诉将士们,要他们整理装备,明天一早随我出发。”

    曹恒下达了出发的命令,姜维和陆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领了军令,俩人离开帅帐。

    将士们在这里驻扎的日子已经不少,虽然是大雪封路,很多人早就按捺不住厮杀的欲望。

    命令下达到军中,将士们根本没考虑大雪就在眼前,纷纷收拾起行装,只等着第二天一早追随曹恒前往下一处羯人部族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曹恒又让人把回来报信的汉子请了一位来到帅帐。

    问了一些细节上的问题,曹恒向那汉子问道:“你们回来之前,有没有商议过下一步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敢问长公子说的是哪一方面?”汉子没有直接回答,而是向曹恒确认着问题。

    曹恒说道:“我问的是你们有没有打算下一步往什么地方去?又打算什么时候返回军中?”

    弄明白了他的问题,汉子回道:“回禀长公子,我们先前曾考虑过即刻返回,可后来羯人从眼前逃过去的太多,于是就改变了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说一说!”曹恒示意他接着说下去。

    汉子回道:“逃散的羯人太多,而且根本没什么战意。只要我们出现,总能杀死不少。虽然得到多少羯人头皮并不是特别重要,可我们却觉着,就这样放羯人过去,实在是说不同,也曾做过商议,要不要继续往前挺进,尽可能的多杀羯人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他们进入了沿途的羯人部族,你们打算怎么办?”曹恒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们要是真的进入了羯人部族,我们就打算强攻拿下。”汉子回道:“羯人已经没了士气,即便让他们进了部族之中,也不可能凝聚起强悍的军力。只要我们向前推进,说不准长公子沿途遇见的,都会是已经被击破了的羯人部落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五六百人,居然敢做出这样张狂的举动,也就只有你们这些老兵。”曹恒笑着摆了摆手:“你先下去歇着吧,从今往后,你们这些人都跟着大军出发。要是想让其他人也能跟上,那就派个人告知他们,要他们继续尾随在大军后面好了。”

    汉子得了命令,告退离去。

    等到打发走了他,曹恒站起来走向帐外。

    守在帐篷外面的两名卫士见他出来,赶紧躬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把手递给我。”曹恒吩咐其中一个卫士。

    卫士迟疑着把手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牵起卫士的手,曹恒握了握,感觉到像是摸着一块冰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冷?”他向卫士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回长公子话,并不是很冷。”卫士回道:“我们的冬衣很厚,只是有些冻手罢了。”

    曹恒点了点头,他没有吭声,不过心底却做了打算,等到积雪消融,派人回到洛阳把这里的情况告知父亲。

    世人都说父亲法子不少。

    他要是知道将士们冻手冻脚,一定会想到解决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真的要是冷的很,就把手揣进衣袖。”交代了两名卫士一句,曹恒转身回了帐篷。

    两个卫士相互看了一眼,都挺直了摇杆,不仅没有把手揣进衣袖,反倒站的比刚才更直。

    长公子心里有他们,他们又怎么能因为怕冷,而耽误了为长公子站岗?( 三国之无赖兵王 http://www.xcxsmi.com/5/5857/ 移动版阅读m.xcxsmi.com )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